<address id="xblxv"></address>
      <address id="xblxv"><nobr id="xblxv"><meter id="xblxv"></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xblxv"><address id="xblxv"><nobr id="xblxv"></nobr></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xblxv"></address>

            【深度洞察】除草劑行業迎來拐點!
            農資
              
            2020-10-10 06:48:56
            [ 導讀 ] 生物技術、高科技將會成為除草劑產品的核心技術。

            作者:陳立耀

            來源:農業行業觀察(ID:nyguancha)

            人要,逢時;農藥,更要逢時。

            曾經被農民朋友奉為除草神藥——百草枯,價格便宜、除草效果顯著受市場青睞然而因負面原因,卻早已命運的桎梏

            近日,農業農村部辦公廳發布《關于切實加強百草枯專項整治工作的通知》。該通知明確指出:百草枯母藥生產企業生產的百草枯產品只能用于出口,不得在境內銷售。

            此舉表明,百草枯產品在國內沒有任何市場空間!但與之相反,高科技除草劑產品將會逐漸受到市場和政策的青睞。

            或許,除草劑行業迎來拐點!

            -010-

            百草枯(ParaquatPQ)又名對草快,常用劑型為20%的水溶液,屬于二吡啶類除草劑。

            百草枯被廣泛使用于防治大豆、玉米、水稻、蔬菜、棉田、果園等,也可用于免耕農業上除草和機場、牧場、下水道等非農業除草。

            根據顯示,百草枯是一種滅生性除草劑,它接觸到植物后能被迅速吸收,并快速破壞植物的葉綠體膜,讓植物不能進行光合作用,達到快速除草的效果。

            價格便宜、除草效果明顯,我國躍升為全球最大的百草枯生產國,百草枯在我國也被普遍使用。

            然而,誰都沒想到,百草枯居然成了許多人自殺的幫兇,誤食者幾乎沒有解藥解藥。

            根據報道,成年人口服百草枯的致死量在2~6克,而百草枯目前沒有特效解毒劑。口服百草枯中毒患者的死亡率較高,高達51%,一些地區甚至達90%。另外,接觸過百草枯的皮膚和黏膜會被灼傷。純品百草枯進入人體后,大部分可迅速被排泄到體外,但小部分經消化道吸收可引起中毒,對身體各個臟器都有毒性。

            因此,國家發文禁止使用“百草枯”。

            中國自2014年7月1日起,撤銷百草枯水劑登記和生產許可、停止生產;但保留母藥生產企業水劑出口境外登記、允許專供出口生產,2016年7月1日停止水劑在國內銷售和使用。

            近日,農業農村部辦公廳發布《關于切實加強百草枯專項整治工作的通知》。

            該通知規定,具有百草枯母藥生產許可和僅供境外使用農藥登記的百草枯母藥生產企業,才能生產百草枯產品。2020年11月1日前,對百草枯母藥生產企業的生產資質和條件進行核查,無生產許可證的不再保留其百草枯母藥和制劑的僅供境外使用農藥登記證。

            到底啥意思呢?就是百草枯產品不得在中國國內銷售,更不得在任何除草制劑中添加,否則就是違法。

            受政策高壓,除草劑企業明天又將會如何呢?

            -020-

            其實,百草枯是僅次于草甘膦的第二大除草劑,兩者之間有一定替代性。百草枯企業A股也誕生了相關上市公司,其中包括沙隆達、紅太陽、錢江生化等。

            尤其是,紅太陽集團號稱百草枯龍頭企業,主打農藥產品——百草枯,其擁有超2萬噸/年百草枯折百產能,其中出口占比高達60%以上。

            2012年“百草枯”禁令發布后,很多百草枯企業紛紛轉型。

            為了挽救百草枯市場,國內一些百草枯生產廠家紛紛將精力投入到百草枯新劑型的研發中。2013年,南京紅太陽股份有限公司和山東綠霸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分別取得了20%可溶膠劑和50%可溶粒劑(即顆粒劑)的正式登記和臨時登記,有效期分別為5年和1年。

            然而,該行業正在洗牌,技術和產能等優勢均被巨頭掌控,中小百草枯企業機會沒有任何競爭力。

            但是,2016年7月國內禁止銷售和使用百草枯水劑,相關執法部門介入百草枯市場的管理,并要求禁止銷售的百草枯包括水劑、可溶性粒劑、可溶膠劑等所有劑型及含有百草枯的各類復配制劑。禁令發布后,百草枯新劑型產品還未來得及在市場上大面積推廣和應用就夭折了。

            在政策的高壓下,百草枯上市企業遭遇多事之秋。虧損、轉型成為常態。

            2017年,沙隆達發布2016年報顯示,其主營產品接連出現毛利率下滑,實現營業收入18.55億元,同比下降14.53%,凈利潤為-7449萬元,再次出現虧損。

            無獨有偶,紅太陽集團也被證券機構立案調查、境外收入遞減、資產遭遇抵押。財報顯示,百草枯是紅太陽集團主力產品,另外,紅太陽集團2019年報披露,報告期虧損3.4億元,該董事長違規資金運作還被證券機構立案調查。

            另外,百草枯企業出口更是前途渺茫,目前,先正達、拜耳、巴斯夫、孟山都等擁有百草枯產能的巨頭企業在創新和技術及產業鏈上都超越中國企業中國企業很難創新和技術上與其參與競爭。

            想在國外淘金,中國百草枯企業只能“如履薄冰”..

            -030-

            任何一個面,都是平行的!有不好的,一定會有好的,這就是生存規律。

            百草枯退市之后,可替代的除草劑新品必將問世。

            在農藥除草領域,除了百草枯之外,還有敵草快、草銨膦、草甘膦等替代產品,而且有些產品受到資本熱捧。

            農業行業觀察發現:草甘膦是國際上使用最廣泛的除草劑,占據除草劑半壁江山。草甘膦不僅滿足了巨大、多領域的滅生性除草需求,并能嫁接到抗性種子市場,多年來一直獨霸非選擇性除草劑市場。

            根據報道,目前占全球農藥總用量的15%,占全球除草劑總用量的30%。我國雖是草甘膦生產大國,但并不是消費大國,按照歷年出口數據,我國生產的草甘膦超過80%用于出口。

            另外,數據顯示,從全球來看,草甘膦和草銨膦分羹著除草劑市場總規模達百億美元,其中草甘膦的市場規模在約30-50億美元的規模;而草銨膦當前僅在約2-5億美元的規模,精草銨膦市場規模或達20-30億美元以上的規模。

            尤其是,近幾年全球蝗蟲肆孽,除草劑概念股受到資本青睞。

            2020年2月-9月,草甘膦板塊高開不止,比如,和邦生物股價大漲超過9%,利爾化學漲逾8%、揚農化工漲逾5%,輝豐股份漲6%、安道麥A、等個股也紛紛上漲。

            除了股價上漲之外,受供給不平衡,草甘膦產品價格水漲船高。券商指出,受供給收縮及需求向好的影響,草甘膦價格有望上漲,草甘膦及相關企業將會迎來利好。

            但是,出于環保因素,草甘膦也遭到政策監管,遭到限產整頓。全國草甘膦企業11家,總體產能只有72萬噸左右,在政策高壓下產能幾乎不會有增加未來競爭一定是技術和人才的競爭

            縱覽趨勢,未來除草劑產品走向環保是個必然,所以,生物技術、高科技將會成為除草劑產品的核心技術。

            傳統除草劑企業玩轉科技,對于巨頭公司來說是機會,容易形成壁壘,憑借科研和資金的投入可以提高除草劑行業的門檻,從而形成市場壟斷。

            或許,這也是資本青睞除草劑行業的原因吧。

            更多干貨、市場分析、重磅案例、實戰課程歡迎訂閱 [農業行業觀察]公眾號:nyguancha

             收藏 0  贊 0

            相關文章

            人妻 制服 出轨 中字在线